帐号:   密码:    | 注册 找回密码
1 页号:1/1 到第 页 

 欧阳宗岩

    家住小区前排路口,窗外总会不时传入各样叫卖声。

口头的叫卖声皆为本地老农出售自家菜地时蔬而喊出的本土乡音。“买菜么——”的“么”音必拖得长长的,声调也会比前两字高上一二个分贝;音带气喘,节奏舒缓,一声叫完总会停个三五秒才有下一句。听见声响,从窗口就能瞅见那低头弓背挑着担簸箕的菜农,那簸箕已多不是竹片做成而是废胎做的,左边的簸箕里若装着鲜嫩的白菜大蒜,右边便是萝卜生姜了。或有开辆三轮电动车叫卖的,那声音就有些响亮,节奏也会轻快,一声连着一声。

您如想多买几样应时蔬菜,就不必看窗外而应快步出门了,否则,各种时令好菜或已满足了他人的嗜好。

有天窗外突然传来“买油么?买猪板油——”的叫卖声,一听就知是外地商贩。虽无购买欲,却被那细嫩悦耳的声音吸引了,那是单口说唱的美声,还让人分辨不出是男是女。好奇心使我双手停止了敲打键盘而奔向窗前,可美声已随摩托远去。但隔了几天,那美声又来了。我急忙放下手中书下楼,等他返回到身边,就笑问“多少钱一斤啊?”

那最多40岁的娃娃脸停了车:“六元一斤。”粗犷的声音像从喉咙里挤出,瓮声瓮气,像重感患者似的。

我连忙说声“谢谢”,转身就进了屋。

    常回味起早春的那个晴日,一声“磨——剪刀啰——切——菜刀”,将在屋廊石凳上翻看《爱你》的我激起,抬眼欣喜地望去。一位身着灰色粗衣的单瘦男子,年约50,右肩上扛根小木凳,凳子上挂个黄布袋,正缓缓地一步步走进小区。又一声“磨——剪刀啰——切——菜刀”传出,“磨”音喊得最长也最清晰,足有两拍,“剪刀”两字短促还易被误为“尖岛”,“啰”音紧连着“剪刀”发出再拖长成一拍半的长音,“切”字大概也有一拍半,“菜刀”一词短而脆落,这声这调一入耳就知是远道而来。对!就这个腔儿,少也有30年未闻了,它一下便让我忆起儿时与同伴一起追逐磨刀师傅那欢快的情景。那年月,师傅的声调里总透出得意的喜气,似在炫耀拥有的一门好手艺,而这略带疲惫的他乡音色里明显露着生活的艰辛,极易体味其别无它技讨生的无奈。

当他从小区里空走一趟回转时,我笑着向他招了招手,问:“多少钱一把啊?”

“剪刀三元,菜刀四元。”

“好,您等一下。”我进屋拿出常用的菜刀递给了已安装好工具的他。

接过刀,pk10论坛:师傅用右手拇指试了下刀刃,从布包中拿出瓶水将盖子拧开再摸出个有孔的盖子拧紧,右手的拇指和食指一夹一松,瓶里的水将磨石淋湿后就用力地磨了起来。稍后,他一边磨着刀一边说:“你这不锈钢的要五元一把。”“好,没关系。”他便低了头更加用劲了,淋水,换面,使劲,再换面,试刃。尔后换了块细磨石,淋湿,两面轮换着各磨了七八下,试刃,又两面轮换着快速磨了八九下,再试刃,用水冲洗后取条很旧的毛巾擦了擦,将刀递给我:“保你用上半年。”

我递上钱,接过刀,也用手试了下锋刃,道了声“谢谢!”

师傅收好工具并扛上肩,刚迈开步子,就是一句“磨——剪刀啰——切——菜刀!”出口,但那声音分明是带着喜悦了。

    让人生厌的是那录音后使用电喇叭播出的叫卖声,贩水果的也好,卖小吃的也是,“啦”音一般都在F调以上,尖锐而急促,没有停顿,一声紧接一声,像无常催命似的,让您无论如何都别图他念。

有个周末,三个月的孙子刚刚睡下,“买鱼么?!买鱼么?!买鱼么······”起码为A调的高音喇叭就发出紧急集合号令一样的吆喝。孙子一下就被惊哭,恼得我直奔楼下,冲着他就吼:“关掉你那喇叭!”全没一点斯文气息,更无礼节礼貌。

有知情邻友忙说:“又吵醒你孙子了?快关!快关!”

我一直不懂自己的生存空间里何以会响起这许多噪音样的叫卖声,是市场建得太少又小难以容纳日渐增多的商贩,还是小贩为逃缴城管交易和市容卫生等费用才走街串巷?

    一天,在我再次斥责一个电喇叭时,妻一句“别为难人家,他们也是在讨生活呀”,让我一下醍醐灌顶:这世上还有许多比我还困苦的人呐!

1 页号:1/1 到第 页 





赛车pk10违法吗 北京赛车pk10交流群5815678, pk10官网开奖号码 北京赛车pk10倍率介绍 北京pk10统计软件
时时彩pk10开奖结果 pk10计划软件免费版 pk10稳赚技巧 pk10冠军四码公式规律 pk10北京赛车现场预测
pk10手机用户上电脑 博世界pk10自动投注软件下载 pk10公式 pk10官方开奖 彩票pk10分析软件
玩北京pk10会被抓吗 北京赛车pk10赢钱图 北京pk10时时彩有托吗 北京赛车pk10找代理 资生堂pk107高光视频